页面载入中...

进出口银行陕西分行不尽职致信贷资金被套取被罚

admin 撸啊撸 2020-02-09 718 0

  不独日本文学,弗兰纳根同样欣赏威廉·福克纳、卡夫卡、马尔克斯、博尔赫斯、陀思妥耶夫斯基、契诃夫,这些响当当的名字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跃跃欲试,想看看自己能不能做到。尽管他自知同这些标准还有距离,“不过写作本身的意义,是能够为这个世界增添一点与美、与意义有关的事,它不会伤害别人,而对于爱它的人,它会回馈他以歌”。

  “岁月为百代之过客,逝去之年亦为旅人也。于舟楫上过生涯,或执马辔而终其一生之人,日日生活皆为行旅。”元禄二年(1689)三月下旬,日本俳句大师松尾芭蕉由松户北上,行程两千四百公里,写下这首《奥之细道》,此为开篇。《奥之细道》,译成英文便是——《深入北方的小路》——回馈给弗兰纳根的歌。

  对话

  新京报:在《深入北方的小路》中,你非常细致地描摹了二战时期修建死亡铁路的战俘在战俘营中的悲惨遭遇,这些故事的来源是什么?是否与你父亲的经历、讲述有关?还是更多出于你的文学想象?

  理查德·弗兰纳根:大多数澳大利亚人都知道死亡铁路,因为好多澳大利亚人因此而死。在我成长的过程中,听我父亲讲过与死亡铁路有关的事,但他并没有和我讲太多,所以书中的大部分情节都是我编造的,毕竟这本书不是历史。但我还是会检查每一个细节,以确保它们的准确性。书出版之后,日军战俘营的幸存者写信告诉我,书中的情节基本准确,我很高兴。

  新京报:你耗费了十二年的心血写这本书。

  理查德·弗兰纳根:我想了很多办法怎么写得更真实、更有力量。我尝试过好多种叙事方法,用过第一人称来写,“我们做过……”这种,所有的人物和情节也和最终的版本不同;还用过一种更柔和的方式去讲述,人物比现有的多。每种方法都不奏效,所以我烧了这些手稿,重新开始。这不是一个值得借鉴的好方法,但是我当时能想到的唯一办法。困难和挑战有很多,很多时候连写好一个句子都很难,当你写出了自己满意的语句,就会觉得一天都心情舒畅。在此之前,我经历过很多糟糕透了的时间,只为了迎来这么一天。写作就是这样一个征途,你需要做的,就是在世界、语句和自我之间保持透明,万物在你的文字里都通透澄明。明白这个道理容易,但要做到是非常难的,这也是写作最困难的地方。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进出口银行陕西分行不尽职致信贷资金被套取被罚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